佤族相信万物皆有灵,相信灵魂不灭,因此在祭祀活动中体现了对大自然万物和神灵的崇拜和敬畏。除祭社供神、叫魂送鬼外,过去还有砍木鼓、猎祭人头、赕虎豹也属于祭祀活动。

  木鼓是佤族的通天神器。砍木鼓是全寨性的活动,主砍木鼓家要杀猪剽牛,煮饭供全寨人吃,因此能砍木鼓的一般是比较富有的人家。从砍、拉到凿成敲响木鼓需将近一个月时间,每户村民要送大米、盐巴、水酒给主砍木鼓的人家作为礼物。选定哪家主砍木鼓后,就选择吉日,选派几个有经验的壮汉去森林里选木料,木料以红毛树、桦桃树为最好,

  选中了就回家禀报老人;第二次再去观察所选的树是否被雷击过,树干上是否有穴洞;第三次才由头人、老人、主砍木鼓的人家及几十个壮汉一起去砍木鼓。砍木鼓时要注意大树倾倒方向,一般倒向村寨方向最好。大树砍倒后,截成约两米长的树段,将它放置在较平缓处。第二天,全寨所有健康的男子都去拉木鼓树,妇女有的煮饭送饭,有的还跟男人一起拉。拉木鼓树要走直路,树上坐着一位善于辞令的长者,他在木鼓树上吆喝,大伙迎合高呼。拉木鼓通常是两天才拉到家,第一天拉到半路,让树在半路歇一晚上,在两头打上树桩,如果朝寨子的那棵树桩撵倒为最佳。木鼓树拉回寨子后,要请一位巧匠当师傅,七八个木匠动手雕凿,一般要10天左右才雕凿完工。凿完敲响了,全寨人要庆贺一番,主砍木鼓家要拿出一条经过挑选毛色纯的黄牛,举行一次最隆重的“砍牛”仪式。砍牛前,先将黄牛拴在牛头桩上,砍牛人装扮成女性,上缠包头,下围裙子,祈祷完毕便长刀一挥,使劲把黄牛的后腿一刀砍断,牛倒下后随即将牛尾巴砍断,扔在主砍木鼓家的屋脊上,然后抢肉者一拥而上,刹那间一条活生生的黄牛便剩下斑斑血迹。主砍木鼓的人家忌食这牛肉。

  砍了木鼓后就要猎人头来祭,他们认为这样社神才保佑人畜平安,粮食丰收。猎人头也是全寨性的活动。老人、头人杀鸡占卜后选择吉日,派几十个壮汉去猎取人头,猎获人头后要尽快返回寨子,走到离寨子不远处就鸣枪高呼告示,寨子里的头人得知获得人头后就敲锣、击木鼓,告示村民不要上山下河,然后由头人、老人带红包头、一碗米、一个鸡蛋到指定地点迎接人头。将红包头戴在所猎获的人头上,把米粒、鸡蛋喂给那人头“吃”,然后祈祷,给人头敬酒,几个妇女一边哭泣一边梳洗人头。人头猎到了,就要祭人头。主祭人家是经过头人选定的、能承担祭礼期间村民吃、用的富有人家。祭礼活动结束后,由主祭人家的壮年男子在众人的吼叫声、铓锣声、木鼓声中把人头装进竹笼里,抬到放置人头的神林里。祭人头的最后一道仪式是洗涤砍人头的长刀。负责洗涤长刀的人家也是经过头人选定的,洗刀人家要备一条黄牛,届时剽牛款待村民,剽牛部位是右前腋部位,剽后若牛往左方倒,牛血喷向空中为最佳。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后,猎祭人头陋习已彻底革除。

  佤族认为虎豹是兽中之王,是天神的使者。猎获麂子、马鹿不算有本事,打到虎豹才算是好猎手,是真正的英雄,才能唱猎歌。猎获虎豹后,猎人一面派人跑回寨子报告头人,并通知家里作一些准备,一面用自己的挎包罩虎头,意思是不让虎豹见到自己。然后将两棵野藤结成两只藤圈,一只套在虎的胸部、一只套在腰部,砍一棵长杆子穿过两只藤圈将所猎获的虎(豹)抬回家。抬走时使虎的四肢向下垂直,就像站着的活虎,猎人们前呼后拥,边走边唱,歌声、号声、枪声响彻山谷林海。回到寨门外,早有许多人在那里等候,要举行“砍虎”仪式,即将虎匍卧在地上,老人手拿酒杯到老虎跟前蹲下来酹酒诵祝。祝酒完毕,两个男扮女装的老者,各执一把斧子杀气腾腾走到死虎面前,举起斧子猛劈虎头左右两边的地面,“阿哈!阿哈!”地一人劈三下。“砍虎”仪式完后,老人就给猎人们敬水酒接风洗尘,向他们祝贺。最后,在激昂的猎歌声和牛角号声中,人们前呼后拥将死虎抬到猎手家中并放在事先备好的木架上,两个老妇人边唱凄婉的猎歌边为死虎梳理全身的毛,村民们围着老虎跳一阵赕虎舞后,才认真细致地剥虎皮。虎皮从头到脚完整无损地剥下来,套在用竹篾编扎的“竹篾虎”上。虎皮套上去后作一些修饰就活像真虎一样,再将虎标本挂在木架上三天三夜。每家逐户要拿鸡蛋“喂虎”,对准虎口把生鸡蛋掷进去。这全过程称“赕虎”(便西崴)。赕虎活动的最后一项是“送虎魂”。 “便西崴”即献祭,用虎豹祭社供神。负责“送虎魂”的一般是猎手的亲家。佤族认为“虎魂”能将家里的贫穷和疾病带走,换来健康和丰收。“送虎魂”这天,村民穿着新装,唱歌跳赕虎舞,又吃又喝,举寨欢腾。两个老妇人边唱边为虎梳理,歌声深沉而凄凉,就像哭死人一样的悲哀。最后,两个壮汉将虎从木架上抬下来,再绕寨走一圈,以示离别,家家户户照例拿出鸡蛋“喂虎”,有的还捧出大米往虎身上撒,有的举杯往虎身上浇酒,最后将虎抬出寨门,早已准备好的全寨所有的火药枪一齐鸣放,全寨男女老少,将“虎魂”护送到社神林,将竹虎挂在木架上,人们又一次围虎跳舞唱歌,气氛庄严而热烈。

  佤族认为人的灵魂是一种自在之物,可以附人体,也可以离开人体,人一旦跌倒、受伤、受惊,其灵魂会受惊游离于人体,这样人就会生病体弱,因此这时必须招魂拴白线,否则病情会越来越重直至死亡。叫魂时,隔壁邻舍亲朋好友也前来送魂,一般是一碗米、一只鸡蛋,一两块钱和几根白线等。火塘边置一面簸箕,里面放有别人送来的“魂”,负责叫魂的老人坐在簸箕旁,手把酒杯,祝辞叫魂,然后杀鸡将血滴在备好的批杷叶、芭蕉叶和大米上面。鸡煮熟后捞出取舌头、骨头占卜看卦,从鸡卦上可以看出魂是否已叫回,然后将一根红、白、蓝色搓成的线绳拴在被叫魂人的手臂上,一般女性拴在左手臂,男性拴在右手臂,魂线系好后,大家才吃鸡肉烂饭、糯米饭。叫魂一般在晚上进行,吃了饭,碗筷留到第二天早上才洗,若当晚洗碗筷,认为会将叫来的魂冲走。招魂有招某单个人的魂,也有招全家的魂,根据不同的对象而定,仪式大同小异。

  佤族不仅招人魂,而且还招谷魂。谷子在田地里生长成熟的过程中常有风雨侵袭、牛马践踏、禽兽破坏、人为浪费和偷盗等情况发生,谷魂往往会因此而跑掉。因此为了年年获得好收成,主人须得招谷魂。招谷魂一般在谷子刚要成熟时节,方法是由一个长者(招魂主持人)带若干随从到田地里取一两束谷穗,念谷魂咒词,喊它回家。为了让其顺当回家,促使其兴致,可带摇铃、芦笙、小口弦等,摇着吹着敲着回家,招谷魂跟着来。刚一跨进门槛,家里人齐声招呼:“回——回!”,并以鸡蛋、烟、茶、米、盐、甘蔗、芭蕉、老鼠干巴、鱼条、猪肉等盛于招魂器具小篾桌或小簸箕上迎接,杀鸡滴血于其上。最后煮鸡肉烂饭、看鸡卦确定谷魂是否已招回,若未招回,必须再招,直至招回为止。

  信仰自然宗教的佤族群众主要信奉寨神——目吉永(佤语)。每个自然村都有自己的“目吉永”,而且都建起祭祀“目吉永”的庙宇。“目吉永”有大小之分,凡逢年过节或寨里遇有重大事情时就祭大“目吉永”,家里人生病或遇有一般事情时就祭小“目吉永”。祭大“目吉永”一般选在过年前两天进行,祭祀时用猪及大牲畜做贡品,祭小“目吉永”时用鸡做贡品。祭祀时不用酒,常用的物品有大米、鸡蛋、水、茶叶、引火草、兰烟等。凡祭祀用的食物必须吃(用)完,吃(用)剩下的要全部留在神树旁,不能带回家。

  大家认为“目吉永”是最伟大、最圣洁的保护神,因此祭祀时也要挑选能与神对话、有威望、圣洁的人举行,妇女和不干不净的人不能参加,也不能乱碰所有祭祀用的食品和物品,否则就会亵渎了神灵。

  佤族十分重视死人的后事,俗语说:“有办法跟一山的活人谈判,没有办法与一个死人商量”。佤族认为如果处理不好死人的后事,将会给家庭、子孙带来种种灾难。

  佤族认为死者有两种,即“善终”和“凶死”。凡正常死亡的,如年老病死的,在亲属的护理下在家安然离世的视为“善终”;凡意外死亡的,如因各种受伤死亡、自杀、他杀、溺水而死、孕妇难产死亡、在外地死亡(包括在医院病死)等视为“凶死”。善终佤族称“永孟”,意即正常死亡。善终者尸体要装棺,并安葬在公墓上。善终者公墓位于村寨的西方,且一定在凶死者墓地的上方。丧事严格按照葬礼进行。人断气后,先杀鸡送鬼。鸡须是已有羽毛的小公鸡,示意死者在阴间天已经亮了。同时,提醒亡灵去他该去的地方。为善终者哭丧,多唱惋惜的辞调,为其歌功颂德。凶死佤族称“永早”。佤族绝对不允许凶死者与善终者葬在一起。凶死者墓地在善终公墓下。凶死者不装棺,只用毯子或篾席缠裹就埋葬,不能过夜;在外面伤死者不能抬进寨子。为其哭丧,多为咒骂之语言,说他无良心,为什么那么命短?早早就离去等。埋葬凶死,其头不能正对东方和村子方向。佤族认为自杀是最大的耻辱,最蔑视自杀的人,佤族社会中轻生的人很少。老人去世时,丧家鸣放3枪或5枪,向寨人亲友报丧。死者是成年男性的则朝日落方向鸣枪,是成年女子的就敲锣报丧,现在条件不允许,多用鞭炮代替枪声报丧。寨人一听到枪声或鞭炮声反复响后,会自发从家中带一些米、鸡、盐巴等物资前来帮忙,同时会相互传递信息。远在寨外的人听到响声,也会立即赶回寨子帮忙。一旦殡葬日期确定,就会分头通知远方的亲戚,有的则请人到亲戚朋友家登门报丧。死者装棺材时,也要鸣放一枪或放鞭炮,意示阴间亡灵前来迎接,同时提示亲朋好友、左邻右舍送丧时辰已快到。小孩死亡或凶死者不报丧,当日即可埋葬。

  凡有人去世,都要为他(她)做“咔赖”(办丧事),超度亡灵。做“咔赖”时是杀猪还是杀牛?要看死者在这个家族中的地位和子女们的经济承担能力。无论是杀猪还是杀牛,须得先杀自家公猪或公牛。如果自己家里确实没有,可以买别家的来杀。所杀的猪或牛,剖开肚子后,先取出肝、胆、脾脏看卦,肝胆饱满的视为好兆头,意示杀这头猪、牛的人家以后生活蒸蒸日上。肝色泽不好,或一半大一半小的,胆汁不饱满的视为凶兆。这种情况多半说明这家子女没有尽好孝心,意为他们家今后的日子逐渐衰退,或一跌不起。如果卦确实不好,很多人家选择继续杀牲,以求好卦或尽孝。 “咔赖”这种现象属于凶兆,习惯上只能剽杀猪、牛的左肋骨直插心脏。佤族做“咔赖”的时候,很讲究一种丧葬礼仪中维系血族、姻亲关系的礼仪:就是“送腿”。杀好猪、牛后,必须把猪或牛右后腿按长幼之序或照顾死者最多的男子一方血缘关系,由近亲到远亲来送礼。左后腿按长幼之序送给舅舅家。收到腿的人家又根据自家男子血缘关系割肉相送,以维系亲情和分担责任。一些地方把做“咔赖”的猪、牛肉分割成若干份送给寨子里的直系亲属表示心意,同时希望关键时候家家都来帮忙。

  入殓时,一般均有直系亲属在场,而且将死者生前用过或喜爱的东西随棺入葬。佤族中老年人病死,已婚或分家独立门户的亲属都要给死者随葬物品。如一截五尺长的白布或裙子等用来盖在死者上面作丧礼。死者入殓时,要把死者生前用的或喜爱的饮具、食具、烟具等随葬品准备好。若是男性死者,随葬品有衣物、被子、背包、烟斗、锄头、长刀、弓箭等;如果是女性则有衣裙、筒帕、被子、针线盒、槟榔和半开等。入棺、入殓时不让小孩在场,佤族认为死者会找伙伴,会把体弱多病者或小孩的魂勾去。入棺、入殓时要鸣枪放便炮,以驱鬼送行,哭丧声会更加的凄惨、悲哀,入殓后将棺材封口,盖紧。若是远方的亲朋好友没有到位,并可以确定他们在死者入土前能赶来,棺木先不封口,等待人齐后,才盖上棺盖。孟连大部分佤族地区过去有停尸的习俗。人死后,如果这个人断气的时辰与他们家建房盖屋的日期相冲,或是与家里某某人属相相冲,或遇到家里下种时节,或是家里田地稻谷正在打穗,这样死者只能先装入棺木暂不下葬。滞留时间有的三个月或半年,最长的一年。有此习俗的多数村寨,习惯性留在家里一进门的左方鬼台上。停放的棺木上下要分别打通一个洞,往下插入竹管埋进泥土里排水;往上插入一根竹管通向房顶以排除气味。择日抬出去安葬。孟连公信乡公居片区佤族停尸,他们几个寨子则集中在竜山里,合起建盖一栋停尸房,按家族姓氏分尸停放,停尸期间轮流看守、献饭,直到时辰期满才下葬。送葬时,由一位年长者手持一根柴火,作为引路者走在队伍的最前边。男的轮流抬棺,儿子、女婿都要为之献上一点力,女的跟在背后拿着陪葬品,哭声不断。途中遇到岔路口、弯道都要敲锣、鸣枪、放鞭炮,提示亡灵不要走错路。到达墓地后,先由主持者诵经念咒,并往墓坑里撒米和滴水酒,然后放棺下葬。下葬后填土踏实,围上竹篱笆,不垒坟,不立碑。有的地方在下葬结束后,坟上栽下一株甘蔗、芭蕉树或在坟旁种一棵树作为标志。有的在起棺送葬前,请歌手吹奏哀笛致哀,将棺木从鬼门抬出。有些佤族地区,还流传有拆床、拆门的习俗。即把死者曾经睡过的木板床拆掉,以驱除死者的亡魂。送丧时,棺木不从正门抬出,而要拆除门旁的木板将棺木抬出,被拆除的墙壁,一个月后才能修复。

  佤族有抛鸡蛋选择墓地的习俗。下葬前选择墓地,由主持者在坟山的某一处滴一点酒,然后祈求祷告:“某某死者,我们来给你找墓地,给你建房、盖屋、安家落户。你喜欢在那里请你说,我们会按你的意思给你建房。旁边的冤魂鬼怪请你们让路,阴间阎王请你接纳他。”随之用茶叶和米混合在一起撒在地上,然后把一个鸡蛋举过头顶往后抛,鸡蛋烂在何处,就在何处插一根棍子,作为坟头正中央,才能开始掘墓穴。有时丢了几次后鸡蛋不烂,那就要再滴酒、祈祷、丢鸡蛋,直到鸡蛋烂方可掘墓穴。这个丧俗普遍流传于孟连和耿马地区。

  出殡一般在下午5—6点钟左右。出殡时,要先把棺材盖打开,然后鸣枪或放鞭炮,以提示寨里的人,要立即送葬了,然后盖棺、起轿。此时,左邻右舍的娃娃不得在路上乱跑,须回避,以免被死者把魂招了去。棺木抬到屋外拴好竹竿,然后就抬往墓地。送殡队伍前通常有一主持者,手里拿着一把刀和火把,据说是负责芟路的和驱赶鬼神的;队伍之后也有一个带刀的人,他也是负责赶鬼的。出殡队伍边走,边在路口或弯道鸣枪或放鞭炮,提醒亡灵不要走岔道、迷路。送殡的家属亲友,走在队伍后面,带着死者用的生产、生活用具。信仰南传佛教的地方出殡送葬前,必须先告诉本寨寨主,由寨主求寨神让路,殡仪队伍方可出发。

  除非正常死亡者有些地方实行风葬、信仰南传佛教的僧侣实行火葬外,佤族基本都实行土葬。每一个村子都有自己的公墓,公墓分为两处。一处是善终墓,另一处是凶死墓。挖墓穴前,要先用长刀把杂草芟除。挖穴中,不论遇到任何困难,比如挖有硬石等,都不能再另挖它处,一定要在此处挖好。如果选择的地址原来是旧墓,则把墓穴中的骨头先拣起,等墓穴完全挖好后再将骨头置于墓穴底,或放在墓穴外也可。正常死亡者土葬,头必须顺山朝上,脚顺山朝下。传统土葬不垒坟,不立碑。死人安葬好后,上面放上几块石头,三天或半个月后,用竹笆围成一圈就算完事。

  下葬是土葬重要的一个环节。墓穴掘好后,多在下午五至六时,丧家祭献饭菜献完毕,把死者遗体及随葬物品抬到墓地等待下葬。下葬时,主持者手拿一只小公鸡在墓穴里边转边念叨:让阴间鬼魂接纳你,让亡灵脱离人间。随即把鸡蛋往后抛出。支棺时,下葬人员站在两边用绳轻轻往下放,摆放好棺木后,抽出绳索,撬开木栓并置于棺木上,随葬品放在棺木两旁,随即盖土。没有放入墓穴的随葬品,在旁边挖个坑焚烧。烧不掉、埋不了的如刀、弓弩、锄头等放在坟头上。葬好后,每个人都要滴下一点酒、点下一根烟。下葬队伍撤离时,鸣枪或放鞭炮,主持人最后一个撤离,并把备好的米、茶往后抛撒,下葬人员谁也不准回头看。

  丧葬结束后,家里要举行拴线招魂仪式,这是安慰丧家的一种形式。拴线时一般择个吉日,也有选择在最后献饭围坟那天的。丧家请前来帮忙的亲朋好友喝水酒、吃稀饭。活动中请亲属和寨子里的老者为家里人拴线叫魂。叫魂线必须是棉线。前来帮助叫魂拴线的人,带上一碗米,一个鸡蛋,有棉线的自己带。拴线要先给小的拴,再按顺序给其他家庭成员拴,父母最后拴。拴线讲究男子先拴左手、女人先拴右手。拴线必须是一只手一对,拴线后每个拴线人都要给这家人留下一点心意钱,并在拴线过程中为他们祈祷、祝福、鼓励摆脱困境、节哀顺变!

佤族习俗

相关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