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传承

  在漫长的历史进程中,佤族人民通过不断实践,总结出了许多医病经验,并有许多被坚强的传承下来,现今佤族部分民间医生对某些常见病、多发病、疑难病的有效诊治具就是最好的例证。仅以沧源佤族自治县为例:勐省镇下班奈办事处卫生室佤族老草医肖倒惹,在治疗风湿病、慢性胃炎、急慢性肾炎、不孕症等享有盛名;勐省镇和平办事处佤族草医李倒贺,用草药治疗各种骨折和接骨,患者不仅痊愈快,而且不留任何后遗症;岩帅镇东勐办事处卫生室佤族乡村医生田兴华,有中草药治疗感冒、毒蛇咬伤、接骨、跌打等特效;岩帅镇贺勐村佤族乡村医生赵岩块,总结出了用中草药治疗肺结核的特效疗方;团结乡上班奈村佤族乡村医生田倒勐,在治疗肝炎、不孕症、妇科病和消化道疾病等方面有专长;原沧源县卫生局长李振先在总结佤族传统医药特长的基础上,结合中医,总结出一些治疗胆结石、肾结石、肾炎、肝炎等疑难病、多发病特效药方;佤族乡村医生赵布莱态,能识数百种佤药,被称为佤族医药的“活本草”。但随着佤医传承人的不断变老和过逝,佤族民间传统医药资源不断流失,出现了后继乏人的局面。

  当然,政府有关部门对佤族传统医药的价值还是非常了解的,从1959年就开始了挖掘保护工作,当时就收集、整理了佤族民间单验方152个。而且具有主治血虚心悸、失眠、咳嗽痰少、阳瘘等病的“娘母良”(学名西藏远志)和主治劳伤、具有活血止痛之功能的“娘三端”(学名块根木兰)被收入1974年版《云南省药品标准》,“娘三端”被收入1977年版《中华人民共和国药典》。

  1978年,临沧地区行署卫生局组成民族药调查组,在沧源等县10多个佤族居住地区进行调查,共采集佤族药品标本260种,其中,植物来源清楚,功效、主治基本确切的84种,辑入《佤族中草药选》的单验方370多个,推荐录入国家民族药志46种,正式录用26种。

  1985年,沧源自治县药检所对沧源自治县药物资源再度进行资源调查,共收集、整理药物233种,分属100科201属,其中,佤族民间常用药500多种。

  1990年,云南民族出版社根据民间口授流传搜集整理出版了四册佤文为主、汉文对照本《中国佤族医药》,其中,第一、二册为植物药,收录药用植物200种(包括变种);第三册为动矿物药;第四册为佤族医药方剂选。并对用药历史、药用部位、形态特征、生态习性、资源状况,以及性味功能和当地佤族传统用药经验作了具体记载,不但为抢救性保护、继承、研究、开发利用佤族传统医药文化奠定良好的了基础,也为今后临沧市发掘整理民族医药提供了工作榜样和新鲜经验。

  另外,《沧源佤族自治县农村实用科技》中《常用防治疾病简易方法》也收录佤族民间常用药230余种,《云南民族医药文化浅探》收录了近40种。

  (二)研究

  1992年,沧源佤族自治县成立了佤医佤药研究所,并投入专项资金、组织专人对佤族传统医药进行挖掘、搜集、整理和研究,初步形成了佤族传统医药的理论体系。以李振先、李有明、许德龙为代表的一批佤族传统医药研究者,也在国内外医学刊物上发表了多篇具有较高价值的医学学术论文,对佤族传统医药理论体系进行了初步的探讨和总结,对佤族一些传统用药和单方进行了搜集和整理,对佤族草本进行了初步的研究和辨认。其中,李振先的《佤族医药史及理论探讨》一文,对佤族传统医药的起源和历史作了较为完整的阐述和论证,对佤族医疗诊断、治疗方法、疾病命名、分类作了深入的探讨,是研究佤族医理的重要科学依据;许德龙撰写的《佤族药命探讨》一文,对佤族500种植物药进行了研究、辨认和命名,并对未能辨认和命名的100多种进行了搜集和整理;李有明撰写的《佤族食疗》和《佤药娘母良的临床应用》分别获得了1995年美国拉斯维加斯国际传统医学大会金杯一等奖和云南省民族医药研究会论文三等奖。沧源佤族自治县佤医佤药研究所在佤族传统医药的基础上,研制出“聂良制剂系列”、青叶胆合剂、肾炎合剂等单验方疗效,并成功地治愈数十例肾炎、性病、不育症、妇科病等在西医领域中的疑难病症。

  1993年7月,双江拉祜族、佤族、布朗族、傣族自治县民族医药研究所成立,并开设了民族医药门诊。在挖掘、搜集、整理、研究当地拉祜族、佤族、布朗族、傣族为主的民族传统医药基础上,富有创造性地采用民族传统医药先后为万余名群众就疹,并在肾结石排石治疗、急性膀胱炎、血管神经性头痛等治疗上,取得了良好的效果,并以师带徒的方式,培养民族传统医疗人才。该所医生张文彬撰写的《中国云南双江拉祜族、佤族、布朗族、傣族保健植物药调查》一文参加了在北京召开的国际传统医药大会交流。2001年,在机构改革中,该研究所并入双江自治县民族中医院。

佤族医药

相关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