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婴儿出生二至三天后,就要为其取名。取名时要杀一只公鸡占卜婴儿的命运。名字一般由排行和本名两个部分组成。男性的排行由长子依次排列为艾、尼、桑、赛等,女性的排行由长女依次排列为叶、依、安、欧等。名字有取天干名的,如搞、那、惹、门等,也有取地支名的,如不老、尼、冒、西等。例如一个婴儿生于乙巳的时辰,若是男孩排行老大,取天干名就叫艾那,取地支名就叫艾社;若是女孩排行老大,取天干名就叫叶那,取地支名就叫叶社。有的婴儿既不取天干名也不取地支名,而是取有一定含义的名字,如“保”、“老”、“然”等名字,其含义分别为“保重平安”、“万古流传”、“坚硬结实”。有的人家若女孩多而没有男孩想要男孩的,就给女孩取个男孩名,有的人家男孩多而没有女孩想要女孩的,就给男孩取个女孩的名字。

  佤族有父子连名习俗,即父名与子名相连。在人类社会发展史上,父子连名制是父系制确立的一个重要标志。这一历史文化现象,至今还存在于佤族的社会生活之中。父子连名制,就是结婚生子后父母的称呼随之改变,男子更名为父子连名制,即去掉父亲的男性排行,以其孩子名字的天干或地支名取而代之。如一个名叫尼茸的男子,如其长子(长女)名“那”,其父名就叫“那茸”,也可以呼“耿那”,意即“那”他(她)爹;而母亲不连名,一般呼“咩那”,意即“那”他(她)妈。

  佤族对人名称呼特殊、丰富而有趣。在社会交际中,单呼排行表示敬重,单呼小名表示亲昵,称呼真名则不带有任何感情色彩。女子到了中年后要更改称谓,单数“你俩”,单数“她”更改为“她俩”。有了孙子、孙女之后,父子连名又改为孙爷连名或爷爷名,母亲名也改称奶奶名。即在男性名字前加上“达”就是爷爷名,在女性名字前加上“野”就是奶奶名。如果孙子叫艾块,在其孙子名字前边加上“达”,叫“达艾块”或“达块”,意即“艾块他爷爷”。其孙和奶奶连名也是如此。“达”包括对爷爷、公公以及与爷爷同辈的其他姓氏的老年男子的称谓;“野”包括对奶奶、婆婆以及与奶奶同辈的其他姓氏的老年女子的称谓;“抱”包括对舅舅、岳父以及与父亲年龄相当的其他姓氏男性的称谓;“咩”包括对母亲、岳母的称谓;“定”包括对大伯、大妈、大姑妈、大姨妈以及年龄比父母亲大的其他姓氏男女的称谓;“咩叶”包括对婶婶、舅妈、姨姨、姨妈等的称谓;“更尼”或“更牙”是对叔叔的称谓;“抱布”包括对弟弟、妹妹、小舅子、小姨妹的称呼;“艾以”包括对姐夫、兄长的称呼;“欧”包括对嫂嫂、姐姐和年长妇女的称呼。总之,在佤族的社会交际中,是不能随意呼喊人名的,也不能随意以“喂”来呼人,否则会被视为无礼之辈。佤族现在所用的姓氏,如赵、陈、李、肖、田、罗、鲍、钟、尹、魏、字、马、王、杨、白、沙、盖等,都不是佤族原来的姓氏。关于佤族姓氏的来源与划分,有这样一个传说:佤族从司岗里出来时尚未划分姓氏,一段时间过后,一个叫达索的老人上山猎获到一个从天上掉下的大星星,就邀约所有的佤族来分享星星肉,并且以此来划分姓氏,分得哪里就就按那里的称谓定姓,从那以后佤族才有了姓氏。明清后,特别是近代以来,汉族逐渐进入阿佤山,对佤族的姓氏使用产生了一定的影响。新中国成立后,佤族参加工作和读书的人越来越多,因为重名太多,为了区别起见,所在单位的领导和学校的老师就给佤族取了汉姓的汉名,将佤族的原姓氏取于对应的汉姓,如赛索姓现用“赵”姓,西古姓现用“陈”姓,央荣姓现用“李”姓,西奈姓现用“肖”姓,央更姓现用“田”姓,梅冬姓现用“钟”姓,并已经约定俗成。

佤族习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