佤族传统医药是佤族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是佤族人民从自身所处的自然环境、生活状况、体能素质出发,以其特有的理论规范、思维方式、技术手段进行诊断、治疗和用药的一种民族传统医药体系;是根植于佤族万物有灵的理念,立足于人与自然界作为对立统一的整体,以“天人合一”的整体医学理论指导医药活动,追求人与自然的和谐。

  佤族传统医学认为,自然界里有天、地、风、水、木、火、石、气等八种物质组成。每种物质都由神所赋予,每种物质都有其特性和作用,还有其规律性。这种规律性不能改变,否则会导致各种物质间与人的不平衡不协调,就会导致疾病,其治病的方法和用药都是依据这种认识而确立的。由于佤族过去没有文字,其传统药方和理论都是以口授、心记的方式流传下来,因此,十分讲究祖传和临床经验,其在治疗风湿病、慢性胃炎、急慢性肾炎、不孕症、接骨、解除蛇虫毒、肝炎、水肿病、神经病、癌症、妇科病、消化道疾病、肺结核和季节性多发病、传染病、感冒等疾病的治疗和预防有特殊功效。

  但由于佤族过去没有文字,佤族传统医学用药的习惯和医疗特色都通过世代的口传心授和经验积累,没有形成文字典籍,流传范围仅限于阿佤山区。加之很多民间医生特别是掌握着某种特效疗法的民间名医,由于传统习惯,不轻易外传,很多特效疗法鲜为人知,佤族传统医药特长和优势没有被外界所认知,佤族传统医药的研究开发几乎还是一片空白。

  佤族传统医学用药多为当地或郊近地区的植物、动物、矿物药,药用时多以鲜活品为上,植物药以治常见病和多发病及各种热带、亚热带疾病的种类最多,如疟疾、疔疮等;动物药其肉多用配方或单方制熟后食用,内脏入药则以生用为主,皮毛类多碳化后使用;矿物药原料入药,多用于各种癣病、疹疾等皮肤病及外伤的治疗。

  佤族医药用药有自身的独特之处。如使君子,一般中草药常用其果实驱虫,而佤族则用其根治痢疾;铜锤玉带草,汉族民间用于治风湿、跌打损伤,而佤族则用来治肺结核出血。此外,佤族医药还常常使用一些其他民族一般不入药的草木治疗各种常见病,如用曼登、猪粟树皮治红、白痢疾;用黑夜蒿治疗阳肝病(据佤族民医讲,可能是医学上的肚癌病);有熊胆粉泡水内服或擦于患处,治疗发热和喉痛;用蒿子、芦子、石灰嚼细后敷于伤口止血;先用竹片刮病人的舌头,再将姜、蒜一类具有刺激性的食物捣碎后,拌合熊胆粉水擦在患处等等,均有较好疗效。

 

  佤族传统医学医疗手段丰富。如药食法,多用于体虚瘦弱、贫血等症;嚼涂法,用人嘴嚼碎药物,再涂抺伤口,常用于外伤出血、消炎;蒸薰法,将热酒糟放入盆内再置入一凳,人坐上用毯子盖严,蒸薰至流汗,用于治疗风湿关节痛、全身酸痛等。拔火罐,佤族所用火罐有陶和竹制两种,常用于治疗跌打瘀血、骨折、无名肿痛、疟疾、痧症等。此外,还有放血法、抹、揉等手段。

佤族医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