佤族相信万物皆有灵,相信灵魂不灭,因此在祭祀活动中体现了对大自然万物和神灵的崇拜和敬畏。除祭社供神、叫魂送鬼外,过去还有砍木鼓、猎祭人头、赕虎豹也属于祭祀活动。

  木鼓是佤族的通天神器。砍木鼓是全寨性的活动,主砍木鼓家要杀猪剽牛,煮饭供全寨人吃,因此能砍木鼓的一般是比较富有的人家。从砍、拉到凿成敲响木鼓需将近一个月时间,每户村民要送大米、盐巴、水酒给主砍木鼓的人家作为礼物。选定哪家主砍木鼓后,就选择吉日,选派几个有经验的壮汉去森林里选木料,木料以红毛树、桦桃树为最好,

  选中了就回家禀报老人;第二次再去观察所选的树是否被雷击过,树干上是否有穴洞;第三次才由头人、老人、主砍木鼓的人家及几十个壮汉一起去砍木鼓。砍木鼓时要注意大树倾倒方向,一般倒向村寨方向最好。大树砍倒后,截成约两米长的树段,将它放置在较平缓处。第二天,全寨所有健康的男子都去拉木鼓树,妇女有的煮饭送饭,有的还跟男人一起拉。拉木鼓树要走直路,树上坐着一位善于辞令的长者,他在木鼓树上吆喝,大伙迎合高呼。拉木鼓通常是两天才拉到家,第一天拉到半路,让树在半路歇一晚上,在两头打上树桩,如果朝寨子的那棵树桩撵倒为最佳。木鼓树拉回寨子后,要请一位巧匠当师傅,七八个木匠动手雕凿,一般要10天左右才雕凿完工。凿完敲响了,全寨人要庆贺一番,主砍木鼓家要拿出一条经过挑选毛色纯的黄牛,举行一次最隆重的“砍牛”仪式。砍牛前,先将黄牛拴在牛头桩上,砍牛人装扮成女性,上缠包头,下围裙子,祈祷完毕便长刀一挥,使劲把黄牛的后腿一刀砍断,牛倒下后随即将牛尾巴砍断,扔在主砍木鼓家的屋脊上,然后抢肉者一拥而上,刹那间一条活生生的黄牛便剩下斑斑血迹。主砍木鼓的人家忌食这牛肉。

  砍了木鼓后就要猎人头来祭,他们认为这样社神才保佑人畜平安,粮食丰收。猎人头也是全寨性的活动。老人、头人杀鸡占卜后选择吉日,派几十个壮汉去猎取人头,猎获人头后要尽快返回寨子,走到离寨子不远处就鸣枪高呼告示,寨子里的头人得知获得人头后就敲锣、击木鼓,告示村民不要上山下河,然后由头人、老人带红包头、一碗米、一个鸡蛋到指定地点迎接人头。将红包头戴在所猎获的人头上,把米粒、鸡蛋喂给那人头“吃”,然后祈祷,给人头敬酒,几个妇女一边哭泣一边梳洗人头。人头猎到了,就要祭人头。主祭人家是经过头人选定的、能承担祭礼期间村民吃、用的富有人家。祭礼活动结束后,由主祭人家的壮年男子在众人的吼叫声、铓锣声、木鼓声中把人头装进竹笼里,抬到放置人头的神林里。祭人头的最后一道仪式是洗涤砍人头的长刀。负责洗涤长刀的人家也是经过头人选定的,洗刀人家要备一条黄牛,届时剽牛款待村民,剽牛部位是右前腋部位,剽后若牛往左方倒,牛血喷向空中为最佳。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后,猎祭人头陋习已彻底革除。

  佤族认为虎豹是兽中之王,是天神的使者。猎获麂子、马鹿不算有本事,打到虎豹才算是好猎手,是真正的英雄,才能唱猎歌。猎获虎豹后,猎人一面派人跑回寨子报告头人,并通知家里作一些准备,一面用自己的挎包罩虎头,意思是不让虎豹见到自己。然后将两棵野藤结成两只藤圈,一只套在虎的胸部、一只套在腰部,砍一棵长杆子穿过两只藤圈将所猎获的虎(豹)抬回家。抬走时使虎的四肢向下垂直,就像站着的活虎,猎人们前呼后拥,边走边唱,歌声、号声、枪声响彻山谷林海。回到寨门外,早有许多人在那里等候,要举行“砍虎”仪式,即将虎匍卧在地上,老人手拿酒杯到老虎跟前蹲下来酹酒诵祝。祝酒完毕,两个男扮女装的老者,各执一把斧子杀气腾腾走到死虎面前,举起斧子猛劈虎头左右两边的地面,“阿哈!阿哈!”地一人劈三下。“砍虎”仪式完后,老人就给猎人们敬水酒接风洗尘,向他们祝贺。最后,在激昂的猎歌声和牛角号声中,人们前呼后拥将死虎抬到猎手家中并放在事先备好的木架上,两个老妇人边唱凄婉的猎歌边为死虎梳理全身的毛,村民们围着老虎跳一阵赕虎舞后,才认真细致地剥虎皮。虎皮从头到脚完整无损地剥下来,套在用竹篾编扎的“竹篾虎”上。虎皮套上去后作一些修饰就活像真虎一样,再将虎标本挂在木架上三天三夜。每家逐户要拿鸡蛋“喂虎”,对准虎口把生鸡蛋掷进去。这全过程称“赕虎”(便西崴)。赕虎活动的最后一项是“送虎魂”。 “便西崴”即献祭,用虎豹祭社供神。负责“送虎魂”的一般是猎手的亲家。佤族认为“虎魂”能将家里的贫穷和疾病带走,换来健康和丰收。“送虎魂”这天,村民穿着新装,唱歌跳赕虎舞,又吃又喝,举寨欢腾。两个老妇人边唱边为虎梳理,歌声深沉而凄凉,就像哭死人一样的悲哀。最后,两个壮汉将虎从木架上抬下来,再绕寨走一圈,以示离别,家家户户照例拿出鸡蛋“喂虎”,有的还捧出大米往虎身上撒,有的举杯往虎身上浇酒,最后将虎抬出寨门,早已准备好的全寨所有的火药枪一齐鸣放,全寨男女老少,将“虎魂”护送到社神林,将竹虎挂在木架上,人们又一次围虎跳舞唱歌,气氛庄严而热烈。

  佤族认为人的灵魂是一种自在之物,可以附人体,也可以离开人体,人一旦跌倒、受伤、受惊,其灵魂会受惊游离于人体,这样人就会生病体弱,因此这时必须招魂拴白线,否则病情会越加重直至死亡。叫魂时,隔壁邻舍亲朋好友也前来送魂,一般是一碗米、一只鸡蛋,一两块钱和几根白线等。火塘边置一面簸箕,里面放有别人送来的“魂”,负责叫魂的老人坐在簸箕旁,手把酒杯,祝辞叫魂,然后杀鸡将血滴在备好的批杷叶、芭蕉叶和大米上面。鸡煮熟后捞出取舌头、骨头占卜看卦,从鸡卦上可以看出魂是否已叫回,然后将一根红、白、蓝色搓成的线绳拴在被叫魂人的手臂上,一般女性拴在左手臂,男性拴在右手臂(女左男右?),魂线系好后,大家才吃鸡肉烂饭、糯米饭。叫魂一般在晚上进行,吃了饭,碗筷留到第二天早上才洗,若当晚洗碗筷,认为会将叫来的魂冲走。招魂有招某单个人的魂,也有招全家的魂,根据不同的对象而定,仪式大同小异。

  佤族不仅招人魂,而且还招谷魂。谷子在田地里生长成熟的过程中常有风雨侵袭、牛马践踏、禽兽破坏、人为浪费和偷盗等情况发生,谷魂往往会因此而跑掉。因此为了年年获得好收成,主人须得招谷魂。招谷魂一般在谷子刚要成熟时节,方法是由一个长者(招魂主持人)带若干随从到田地里取一两束谷穗,念谷魂咒词,喊它回家。为了让其顺当回家,促使其兴致,可带摇铃、芦笙、小口弦等,摇着吹着敲着回家,招谷魂跟着来。刚一跨进门槛,家里人齐声招呼:“回——回!”,并以鸡蛋、烟、茶、米、盐、甘蔗、芭蕉、老鼠干巴、鱼条、猪肉等盛于招魂器具小篾桌或小簸箕上迎接,杀鸡滴血于其上。最后煮鸡肉烂饭、看鸡卦确定谷魂是否已招回,若未招回,必须再招,直至招回为止。

  信仰自然宗教的佤族群众主要信奉寨神——目吉永(佤语)。每个自然村都有自己的“目吉永”,而且都建起祭祀“目吉永”的庙宇。“目吉永”有大小之分,凡逢年过节或寨里遇有重大事情时就祭大“目吉永”,家里人生病或遇有一般事情时就祭小“目吉永”。祭大“目吉永”一般选在过年前两天进行,祭祀时用猪及大牲畜做贡品,祭小“目吉永”时用鸡做贡品。祭祀时不用酒,常用的物品有大米、鸡蛋、水、茶叶、引火草、兰烟等。凡祭祀用的食物必须吃(用)完,吃(用)剩下的要全部留在神树旁,不能带回家。

 

  大家认为“目吉永”是最伟大、最圣洁的保护神,因此祭祀时也要挑选能与神对话、有威望、圣洁的人举行,妇女和不干不净的人不能参加,也不能乱碰所有祭祀用的食品和物品,否则就会亵渎了神灵。

佤族习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