佤族民间节日繁多,其渊源多与宗教信仰、宗教祭祀、农事节令等有关。佤族普遍信仰原始宗教,所崇拜的对象十分庞杂,他们认为人类、动物、植物、山川、河流、日月星辰及一切自然现象都有灵魂,山有山神,水有水灵,树有树魂,甚至于风雨雷电都有自己的灵魂。在所有的鬼神中,佤族认为“西爷”、“西雍”和“木依吉”是三个最大的神,“西爷”是创造万物的神灵,世间万物的产生、发展和消亡,包括人的生老病死、悲欢离合以及贫穷富有等等,全都是由“西爷”安排的;“西雍”的代表是龙,他管理着世间的晴、雨、旱、涝,负责惩治人世间的恶人,给崇拜他的人带来健康和长寿;“木依吉”是天神“西爷”和地神“西雍”在人间的使者,是万能之神,具有庇护土地、寨子、寨人、牲畜的功能。它住在每一个寨子后面的森林中,有些寨子还为它建盖小房子,为本寨的庙房。佤族非常器重对“木依吉”的祭祀活动,每遇到重大事情,包括举行节日活动,都要杀鸡看卦祭祀“木依吉”,以求其保佑。

  由于笃信原始宗教,佤族宗教祭祀活动非常频繁,除了举行全民性的盛大祭祀活动外,各家各户也常常举行一些小的祭祀活动,如叫魂、送鬼、祭祖先圣灵等。对于某一神祗的反复祭祀,随着时间的流逝,便逐渐演变成了特定的传统节日。

  随着时代的变迁,佤族在与其他民族相互交流交往的过程中,文化也受到了一定的影响,吸收和接纳了一些外来节日。这些外来节日,历经时间的沉淀,逐渐演变成了佤族自己的传统节日,已被烙上了佤族文化的标记。同时,随着社会发展和文化进步,佤族的有些传统节日被赋予了时代的内容,成为具有时代特征和现代文化气息的现代节日,如新米节、木鼓节、青苗节等已成为新的历史时期展示佤族文化的重大活动和载体。

  节日活动讲究时间,由此在长期的生产生活中,各个民族通过对天文现象及自然现象的观察,产生了各个民族的历法知识。通行于佤族地区的佤历,是一种以太阳年和朔望月相结合的阴阳合历,阳历年即地球绕太阳公转一周的时间为一年,阴历月即月亮的一个圆缺周期。佤历一年分为十二个月,一个月有30天,一年360天。佤历以农历12月为岁首,农历11月为岁末,顺序排列12个月,与农历基本一致。佤历采取干支纪年,十天干配十二地支,60年为一个循环周期。天干与地支相配,组成纪年、纪日属相,其相配的方式与农历一样,唯一不同的地方就是佤历的月份与农历不同。佤族的天干地支更多时候是用在取名、祭祀等方面。佤历的天干:高gab(甲)、那nab(乙)、惹rāi(丙)、门meng(丁)、不勒bleeg(戊)、改gad(己)、块 kud(庚)、茸roung(辛)、到dao(壬)、嘎 ga(癸)。佤历的地支:敢gīgng(子) 、每mōi(丑)、司为 si vāi(寅)、干给gan gōi(卯) 、司庸si yōng(辰)、司温si uing(已)、不茸 nbrung(午)、被 bēix(未)、如考 rao kaox(申)、牙 ia(酉) 、寿soux(戌)、里 līg(亥)。显然,佤族历法中的10个天干和12个地支与汉族民间历法相同,只是佤族加以本民族化而已。在节日时间的选择方面,一方面佤族按照该节日所固有的时间,如春节,与汉族相同;另一方面,佤族视虎日、龙日、蛇日等为硬日子,一般不用,要选择温顺、热闹的动物作为节日的头日,如猪日、猴日、鸡日等。

  民族节日荟萃了民族传统和习俗的精华,通过节日活动可以集中看到这个民族的服饰、饮食、歌舞以及独特的风俗习惯等,使人们对民族生活有了更多的了解,是了解民族文化的一个重要窗口。佤族节日,大约可分为宗教节日、生产节日、新年节日、外来节日和现代节日5大类。然而由于佤族节日繁多,区域性又很强,这一分类恐难免有所遗漏,一些富有特点的节日可能尚未被收录,还需要不断的收集完善。

节庆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