佤族服饰

  佤族以粗犷豪放著称于世,也以尚黑而闻名。佤族服饰因居住地域的不同和与周边民族交往的程度而呈现出不同的特点。《新唐记》“南蛮传”载:“黑僰濮,山居,妇人以幅布为裙……。”沧源大部分地区的佤族妇女裙子的款式至今基本上还保持着“幅布为裙”的遗风。永德、镇康、沧源班洪班老一带的佤族由于信仰小乘佛教,长期与傣族交往,裙子已不是“幅布为裙”,而是把裙布的两端缝合在一起,变为“筒裙”。耿马勐简大寨佤族的服装则自成一格,其颜色呈土黄色,被称为“黄衣阿佤”。佤族的衣着很丰富。

  一、佤族服装款式

  从全市佤族妇女着装样式来看,临沧的佤族服饰大体可分为以下几种类型:岩帅大寨型、岩帅岩丙型、糯良帕秋型、勐角翁丁型、勐来曼来型、勐董帕良型、勐董永和型、双江型、勐汞型、勐简型。

  岩帅大寨型:以沧源岩帅镇岩帅大寨服饰为代表(双江自治县帮丙乡等地属此类)。青年妇女头戴缀有彩色绒球用黑线缠绕成的彩虹头饰,中老年妇女裹黑布包头(双江佤族也以头箍或布带压发)或戴用彩带装饰的黑布大盘帽;上着无领窄袖右衽衣或右衽马褂。胸前和襟边喜镶银泡、花边,颈戴项圈,项圈上挂各种坠饰及色彩鲜艳的料珠。下着饰有各种花纹图案的筒裙。喜戴耳坠、手镯、银戒指,身背挎包,嘴含长烟锅。有的妇女除喜欢戴大小手镯外,还喜欢将成串的野芦谷缠于手腕上。男装较简洁,头缠黑包头,包头呈角状,余出包头布的一端上翘,身着立领对襟衣,下着直筒长裤,背挎包,挎长刀。

  岩帅岩丙型:以沧源岩帅镇岩丙村服饰为代表。女人多戴彩虹头饰,穿无领右衽黑上衣,下着过膝幅布裙。裙子的花纹图案以菱形纹、波形纹、条形纹为主。裙子最重要最显眼的部位是用桔色、红色、绿色织成的菱形纹。大的菱形纹里套小的菱形纹,一个比一个小,最小的菱形纹为野猫眼睛;菱形纹的两边是波形纹,象征山川河流和花草树木;波形纹的外面是两条红色宽纹;裙子两端是敲击木鼓的鼓槌纹。裙子上部另加一块桔色或黑色的布做腰。裙布宽约80厘米,长约1.2米。德高望重的男性老人去逝,可随葬一条新裙子,由其老婆或儿媳为其准备,折叠起放于死者的头下,给死者枕头用。过去,富裕的人家还要系用齿贝制作的贝壳腰带。贝壳腰带很值钱,一条腰带便可以换得一头黄牛,民间俗语道:“一付布鲁带,一头黄母牛”,意为二者价值相等。佤族把贝壳称为“布鲁”,将其视为象征富贵的装饰品。男人的着装通身为黑色,戴黑布包头,上穿立领对襟衣,下穿摆裆裤。

  糯良帕秋型:以沧源糯良乡帕秋服饰为代表。女装,头包毛巾或缠黑布包头,包头两端有线穗饰,披垂于耳际。缠包头实为已有孙辈的老人装扮。身着蓝色或黑色的无领右衽长袖衣,腰系红布腰带,两端垂于腰前。下穿黑色长裤或包裹腿,外套黄色与粉红色拼接的幅布长裙,上黄下红,黄色部分稍短,约占裙长的三分之一,裙脚用花边和野芦谷装饰,爱美之人常常穿两条裙子,外面的裙子稍短,里面的裙子稍长,非常富有立体感。裙子上系黑色或藏青色腰带,两端下垂。颈戴项圈、银链及料珠,项圈挂鱼饰,鱼饰下多垂挂挖耳、指甲剪、牙签、烟锅签、小铃铛等物。耳环与手镯也是必不可少的饰物。小腿上包裹腿,戴若干道竹篾烤制的篾圈,用于固定和装饰裹腿布。男装,头戴黑色或藏青色包头,额前缠成三角式样,包头一端余出一节上翘。包头缠绕的手法较为复杂,年轻人大多已不会包。上衣为无领右衽大襟衣,下着黑色摆裆裤,扎青色腰带。男女均爱背挎包,男子挎长刀。

  勐角翁丁型:以沧源勐角傣族彝族拉祜族乡翁丁村服饰为代表。翁丁佤族,无论男女,全身着装皆以黑色为主,装饰较少且简洁。女人头饰有彩虹头饰和黑布包头,包头呈有角形状,包头两端多以红黄两色彩线镶边和做线穗,披垂于后脑两侧。男人的上衣和女人的上衣都是无领右衽衣,男人下着大摆裆裤,裤子稍短,长及小腿。女人裹腿,穿黑裙。裙子的下半部用红黄等彩线装饰,图案以横纹、竖纹和分布在竖纹之间的花朵纹为主,与包头两端的装饰遥相呼应。竖纹象征大树、花朵象征星星。喜戴耳环、手镯,好吸兰烟,中老年妇女,烟锅几乎不离身。胸前以银质或铝质太阳花作装饰。长刀是男子必不可少的装饰。

  勐来曼来型:以沧源勐来乡曼来服饰为代表。曼来女人的头饰较为独特,黑布包头外缠中间有条纹的白布条,加以修饰成尖角状。上装为黑色无领右衽衣,下着白色幅布裙,裙脚织两条红色宽纹装饰,包裹腿。喜戴项圈、料珠,手镯与耳环。胸前多挂掏烟锅的签子。喜背白布或黑布包。男人戴黑布包头,身着黑色无领右衽衣,下穿黑色摆裆裤,裤长及小腿,打绑腿。男子挎刀,背包。现在,基本无人再打绑腿。

  勐董帕良型:以沧源勐董镇帕良服饰为代表。女人们多用各色方巾包头,过去,多穿蓝、黑两件宽袖左斜襟衣,蓝衣穿在里,黑衣穿在外,袖口上挽,露出蓝衣袖子。同时,还要有意露出衣襟及衣脚,既是夸富,又使得衣服富有层次变化。黑衣只有一个布纽扣,钉于领窝,下摆用布带系。黑衣外系红色腰带,于身后打结,两端从腰际垂至小腿。裙子是以褚红色为基调的黑、红、蓝三色宽纹相间的幅布裙,蓝纹为三条,位于裙子底部,其上以少量野芦谷做装饰。穿时,裙子右幅压于左幅之上,形成左开口。小腿包裹腿,过去以竹篾圈固定,今多用彩带系之。颈戴项链及一大一小两个项圈,小颈圈上垂鱼挂饰,鱼饰之下又垂挂牙签、烟锅签、袖珍水果刀、指甲剪、挖耳等小物件。喜背白色挎包。男子戴黑布包头,包头一端末梢露出,垂于耳际。人们常用彩带或彩线固定和装饰包头,或用彩色毛线绒球加以点缀。穿黑色立领对襟衣,着摆裆裤,系蓝腰带,在身前露出两端作为装饰,打绑腿,背包挎刀。

  勐董永和型:以沧源勐董镇永和社区的服饰为代表。女子服饰较为艳丽,上穿斜襟或对襟衣,下着长及脚踝的长裙,通身的装饰图案以条纹和菱形纹为主。色彩多为红、紫色、黑色、褐色等色。常用银泡、齿贝、野芦谷等物进行装饰。青年妇女喜欢用方巾包头,老年妇女包裹腿。男子戴黑、红等色包头,包成尖角状。穿无领斜襟衣,黑色直筒长裤,脚边用花边装饰。

  勐汞型:以永德、镇康、双江(沙河乡、勐勐镇)的服饰为代表。这一地区的佤族妇女喜欢将头发加黑丝线编成一根辫子盘在头上,然后用一丈多长的黑布在头上缠绕成盘状。上穿无领窄袖右衽短襟衣,衣脚呈弧形,颜色有青、蓝、灰、白、粉红、绿等色。下穿长及脚踝的黑筒裙,筒裙一般分上下两节,用黑布和绸料拼接而成。大部分筒裙上下两节都是单层,少部分为上单层下双层,双层的缝制方式是用一块布往上对折后,拼接于上节单层下面,前后可随意调穿,但上下不能颠倒。据说,上节越长表示越富裕。喜戴银耳环和耳柱。对襟短衣加黑色摆裆裤、脚穿竹麻草鞋,曾是本人男装的基本款式,如今多已改穿流行装。

  勐简大寨型:以耿马勐简大寨佤族服饰为代表。悉宜大寨佤族妇女的服装通身为黄色,据传是用从缅甸传入的黄棉花织成的布所缝制,式样为无领右衽短衣,领口和襟用黑布镶边。裙子为长至膝盖的筒裙,小腿缠裹腿布。富者头戴银发箍,耳坠大银环,颈挂银项圈和成串料珠,手戴银镯 、银戒指,腰部和小腿上端套着用箭杆草、大茅草或野竹制成的若干篾圈。男子着立领对襟衣,穿黑裤。

  以上所列款式,是各地极富特色的传统样式,尚不能囊括临沧佤族所有服饰,仅就沧源而言,村与村之间、寨与寨之间,都有各自的鲜明特点,款式多样而丰富。随着民族文化旅游开发的持续推进,佤族服饰越来越受人们的喜爱,但传统服装样式已不能满足人们的需求,于是,新式佤装应运而生。众人纷纷按自己的喜好对传统服装进行改造或是重新设计,长裙、中长裙、短裙、幅布裙、筒裙、裤裙各种裙子纷纷出笼,缤纷夺目;立领、半立领、无领、鸡心领、一字领新颖别致,不落窠臼;对襟、右衽、套头、吊带、露肩衣、短袖、中袖、长袖、T恤、马褂、外套等多姿多彩,花样翻新;各种各样的新装在集体创作下层出不穷。虽然村寨里的中老年人依然喜欢叼着烟锅穿着传统服装,而青年人则多以穿着新式佤装为美,在各界人士的推动下,佤族传统服装呈现出五彩斑斓之态。

  二、服装材质

  解放前,佤族地区几乎都种棉花,做衣服的布料主要靠自己种棉、纺线、织染而得。同时、也种麻,所产麻布主要用来缝制挎包、口袋、床单、枕套等物。野生葛根藤也常用来制作挎包和麻袋。现在,人们也喜欢购买机制棉线和开司米织布,用于缝制衣服、裙子及挎包。棉布挎包,多在走亲访友、欢度节日庆典时背,麻布挎包多在上山下地等劳作时使用。

  据《佤族社会历史调查》载:沧源佤族地区最重要的手工业是纺织,主要由妇女承担;大部分地区的经济作物以种植棉花和茶叶为主。在《耿马傣族佤族自治县志》一书中也有关于棉花种植情况的记载:1950年前,佤族地区普遍种植棉花,穿戴布料主要靠自纺、自织、自染。1954年10月,洪光、速鸿增、杨学成三同志在他们撰写的调查报告《双江第三区南协乡社会调查报告》一文中,对邦协佤族的祭鬼情况进行了详细调查,其中就有关于祭棉花鬼的记录。邦协每年要祭十二大鬼,占据第十一位的是棉花鬼,在祭棉花鬼的时候要杀两只鸡,每户要出老鼠一个、辣椒两个、酒十碗、米五筒(合20斤)。在祭祀位列第十的火神娘时,棉花则成了不可缺少的祭品。由此可见,佤族地区种植棉花已有一定的历史。

  传统工艺流程下生产的棉麻土布,耗时费工,产量不高,但成本高,成衣价格不菲。缅甸生产的机织布以其轻薄柔软、花纹图案丰富、价格适中等特点得到了众人的青睐,除此之外,国产的金绒布也是人们喜欢选用的布料。

  三、花纹图案及技法

  服饰和挎包上广泛出现并占有主导地位的纹样是十字纹、条形纹和菱形纹。其次是竖形纹、波形纹、三角形纹、同心圆纹、花朵纹、牛头纹、葫芦纹、文字纹等,以及根据个人喜好分别运用齿贝、野芦谷、银泡组合成的各种图案。现代机制花边也被大量运用于装饰中。

  装饰技法有绣、贴、镶、织等技法。绣,主要采用平绣技法,运用各种彩线绣成横纹、竖纹和小花朵等图案;贴,主要是用色布和花边拼贴图案;镶,主要是用色布、花边、银泡、齿贝、野芦谷等饰物镶边或组合图案,银币、小铃铛等物也常用作局部装饰,白鹇羽毛、松鼠尾巴则用来装饰包头;织,指的是织布时根据需要织出不同图案,其制作工艺较为复杂。织布者根据所织花纹图案,在拉经线时先将颜色搭配好,经线按奇偶数交叉分为两组,织的时候根据需要再配以不同颜色的纬线进行纺织。

  四、佩饰

  佤族佩饰以大和多为美,形制以古朴厚重见长,其装饰特点是重头轻脚,最突出的装饰部位是耳、项、腕三个部位。耳饰有耳筒、耳柱、耳环、耳钉、耳坠、耳塞;项饰有项圈、项链、项坠、料珠串、芦谷串等。项链的造型较为独特,是由五根以上银链平行连缀在一起的宽项链,几乎能将整个脖颈覆盖住。项链两端通常还要各缀一根长链,从两肩垂至胸前;手饰有手镯、戒指。手镯有宽窄之分、圆扁之分,花纹与尺寸皆有不同。戒指的样式也是各形各色。胸饰有太阳花、银链、银泡鱼饰等。饰品材质以银为主,其次是铜、铝、竹、木、贝、动物骨等,饰品多为自制,每个寨子几乎都有自己的银匠。如果家里添了孙辈,老人会将自己的银子或银饰打制成银泡,缝一顶小布帽,把银泡缝在帽上送给孙辈,其意为避邪,护佑孩子平安成长。帽子的缝制方式,已相沿成习,通常是帽顶上钉一个大银泡,缀两到三个铃铛,挂两至三根银链,或再加饰若干小银泡。若是条件不好,则打制一条他们自称为“狗链”的手链送给孩子。习惯上,只送给儿子家的孩子,可一家传一家。过去。藤篾腰箍和竹篾脚箍,也是人们所爱的饰物,一般都要戴数十圈。如今,藤篾腰箍已基本无人佩戴,但对于竹篾脚箍,老人们依然喜欢用来固定和装饰裹腿布。无论男女都喜背挎包,挎包均为自织,其花纹图案较为丰富,具有很强的地域特征,根据挎包的花纹与样式便能认出背包人所属村寨。男子多爱佩长刀,家庭条件好的人,还要扛一杆铜炮枪。现在,爱佩刀者只有老年人。佤族中老年妇女喜抽草烟,所以,烟锅自然而然也成了随身携带的佩饰之一。

  五、纺织工具

  纺织工具有轧棉机、弹棉弓、纺锤、纺线车、各式绕线架等,织布机有腰机和架子机两种。架子机的主要功能是将布绷直绷平,有时也用来织小件物品,可放于室内使用。腰机由背皮、卷布杆、梭线板(棍)、纬刀、分经棍、调经棍、卷经棍共7个部件构成,纬刀主要用多依树来做。背皮套在织布者腰上,主要是为了将经线绷紧绷平,以便纺织。分经棍的主要作用是将经线按单双一上一下错落分成两半,随着调经棍的前后移动,两半经线的上下位置可互调。纬线每穿梭一次,单数经线和双数经线都须作一次对调。若是纺织的花纹图案复杂,那就要用2组以上分经棍。7个部件的佤语称谓分别是:背皮——的雅,卷布杆——司杰普,梭线板(棍)——弓布湾,纬刀——布拉,分经棍——窘,调经棍——木温,卷经棍——光汶。各村寨对织布工具的称谓,稍有不同。

  六、纺织工艺

  (一)棉织工艺

  过去,佤族纺织织布所用原料,多为自己种植的棉、麻及野生葛根滕。

  佤族的棉花种植历史悠久,种植棉花和采摘棉花有很多讲究。种棉花时,要注意选好节令与日子,撒种的任务由生产能手承担。撒种时,两只手的配合必须非常协调,一手扬棉种,一手握扫把拍打。这样做是为了让籽种散开后落地均匀。盖种要用锄头轻轻拢土盖上。薅棉时拔草要极其小心,不能碰掉花苞。棉花种植费工费力成本大、对耕作技术要求高,除条件好的人家能独自种植外,其他人多以与亲戚合种为主,而贫困户通常种不起棉花。

  由于棉花种植在佤族生产生活中占有很重要的地位,在各种各样的祭祀活动中,棉花被当作重要的祭品送上了供台,而且还产生了相应的“棉魂”(“棉神”)崇拜。为此,在棉花种植的重要生产环节,便衍生出了一些习俗和禁忌。

  采摘棉花之日,整个寨子就象过节一样。男主人要戴上白包头,女主人要着新装、戴耳环,宛若迎亲一般,需隆重打扮之后才能下地。未成家或未生育之人基本上不能参与采摘棉花。采棉时间多选取中午的两三个小时。无论是种棉还是采棉,当天都要到地里吃饭,其中,糯米饭是必不可少的食物。

  棉花采回来后,要进行轧棉、弹棉、纺线、染色等。

  轧棉时,全寨子基本不出工下地,各家各户都要相互帮忙或换工。轧棉用轧棉机、弹棉弓,轧棉机是用两个木轴设于木架上,用手摇动,轴向相反方向旋转,把棉籽压出,一般一天能压出棉籽3—4斤,效率较低。弹棉弓是用一段竹片拴上弹绳而成,弹棉弓的作用是将皮棉弹绒变成棉绒,以备纺线用。

  纺线主要用纺锤来纺。纺锤是用木头制成的纺线工具,由细木棍加小圆盘构成。主要用来捻线,捻线很费工,一天也就只能捻一两左右的线。线纺好后,还要在红米熬成的米汤中煮几分钟,使线有一定的硬度,以便理顺,易于纺织。纺锤精致小巧便于携带,下地的路上、赶集的途中,都可以捻线纺线。

  线纺好后,首先要对线进行染色以备纺织之用。佤族使用的染料非常生态,有家里种的蓝靛,山上采的麻栗树皮、冬瓜树皮和虫胶等,定色多用灶灰水。染出的颜色以黑、红、蓝、黄、赭居多。

  除了染线,也有的人家喜欢把布织好后,直接染布。染布方法常见的大约有三种。一种是先用大锅煮染料,然后用煮出来的汁液浸泡布料,最后再用灶灰水定色。有的地方,则是把染好的布埋到泥巴塘里进行定色,一般埋五、六天即可。另一种是不加热,将蓝靛整株绑成捆放入染缸,倒入冷水,泡上8天左右让其腐烂,然后把渣捞出扔掉,用布过滤剩下的染料水,再加入一定的冷水浸染。想要染成纯黑色,必须反复多次浸染。染一道晒干后接着再染,至少5次之后方能达到理想的效果。第三种是用黄土染制。生活在糯良乡帕秋的佤族,拥有一种非常独特而简便的染布方法。她们把黄土和布放到舂臼里,加入少量的水一起舂,待水干,又再加入少许,反复舂捣,如此便能得到金黄色的布料。

  (二)麻及葛根滕的制作

  过去,麻也是人们常用的织布材料。密植小麻,长出来的小麻就比较标直和纤细,待可用时将麻割回家,先晒干再浸泡,然后剥皮。之后,继续浸泡麻皮,待软后用手撕成细条接着泡,然后再晒干,用纺锤把细麻条搓成麻线,再用纺线架绕成麻圈,放入灶灰水中煮,煮后用木锤敲打清洗,漂白后进行染色。纻麻的制作与此大同小异。

  葛根滕的加工方式与麻大同小异。每年七、八月是砍葛根滕的最佳时节,砍时,多取根部,长度为70厘米左右,将皮剥下来,放到锅里煮一夜,然后用小刀刮去绿皮,晒上一两天,待干后,按所需麻线的粗细,撕成相应的细条,之后,用纺锤纺成线。再择吉日进行织布。凡属蛇、马、龙、兔、鼠的日子都是好日子。

  (三)开司米及棉线的再加工

  开司米,是今天深受佤族喜欢的纺织材料之一。但买回来的开司米,通常要进行再加工,方能用来织布。加工方法有两种,一是利用纺锤再纺织一次,使线更紧致结实,并能有效去掉线上的小绒毛。二是用小米或玉米砂来煮,清洗之后挂到竹竿上晾晒,待干后,用绕线架绕成团备用。其功效同上。经过再加工的开司米,织出的布,更加密实和平整。多用来缝制冬装和挎包。

 

  棉线不用再纺,但须煮。从市场上所购的棉线,一支需用二两左右的小米来煮,晒干后方能用来织布。

佤族服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