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与宗教节日 > (二)宗教节日

宗教节日是宗教信仰和宗教生活的一种形式,阿昌族地区有许多与宗教相关的节日。阿昌族人借傣语称宗教节日或宗教庆典为“摆”。随着阿昌族社会经济的发展,人们有更多的激情和经济条件来挖掘传统,举办各种宗教活动。如冬春季节,户撒的各个佛塔都要举行赶摆活动,信众们四处请来佛僧,带领老年信众膜拜佛塔,大家借此奉献一些钱物以积累功德,小商贩们则来摆摊兜售食物用品。宗教节日的功能和意义不断扩大,成为民族互动交流、强化民族情感或村寨文化活动的契机和平台。

1、阿露节 户撒和腊撒阿昌族特有的南传上座部佛教节日。“阿露节”又称“熬露摆”,为傣语借词,意为“拿着贡品去供奉(佛祖)的庆典集会”,当地汉语称“会街”。节日源于土司统治时期,最初是阿昌族人为迎接佛祖返回人间而举行的盛大宗教集会。

阿露窝罗节

相传,每年农历九月初十,“个打玛”佛祖返回人间的时候,佛光把天空照得金光四射,万物逢春。佛祖一回到人间,就会为世间消灾解难、拯救大众脱离苦海,人们为此欢欣鼓舞,连平日见不到的青龙和白象等神灵也出来欢迎。户撒、腊撒土司把“阿露节”宗教集会变为地方性的节日庆典,规定农历九月初十至十五间的赶集天(当地称为“街子天”)举行地方性的欢庆活动,欢迎佛祖归来。期间人们不到佛寺拜佛,不请僧侣参加,由此阿露节也称为“会街节”,意思是“街子天大家来聚会”。

如今,“阿露节”保留在过去腊撒土司所属的村寨内,每年如期举行。节日由佛教各派别“耿”联合组织,具有民间性。届时,以属于同一个“耿”的各村寨组成一个单位,分别负责准备。节日这天,各村寨的男女老少穿着节日的盛装,抬着青龙白象、敲锣打鼓汇聚到节日会场。人们耍青龙、舞白象、跳象脚鼓舞,妇女儿童竞相欢歌舞蹈。这天还进行户撒刀、腊撒过手米线、刺绣、竹制弹弓射击比赛等。附近的汉族、傈僳族、景颇族兄弟带着节目前来祝贺。晚上在燃放孔明灯后,人们才相继离去。

蹬窝罗的阿昌族女人——梁河

2、窝罗节梁河阿昌族集体欢庆的节日。每年春节期间在梁河县阿昌族聚居的乡村中举行,节日以欢快的形式,让分散在不同村里的阿昌族同胞欢聚,聆听古老的祖先创世神话史诗,共同跳起本民族喜闻乐见的“窝罗舞”,大家会亲交友,拉家常传信息,欢宴共饮……。窝罗节把阿昌族传统文化整合于一体,通过节日庆典的空间场域,传扬民族创世史诗《遮帕麻和遮咪麻》,展演和传承民族传统歌舞、展示和促进民族服饰,在欢快热闹的气氛下,加强民族内部的交流和凝聚。通过祭祀共同的祖先,强化民族认同,加强民族文化传承。

“窝罗节”得名于“蹬窝罗”。“蹬”意为“跳”或“跺脚”,“窝罗”为该曲调的衬词。每逢亲朋好友前来为娶亲嫁女、建房立柱或春节贺喜时,邻里乡亲都会集中到这家热闹,为表达内心的欢喜和对客人的友好,他们会邀约客人对歌,越对越开心时,大家拉开凳子,起身围着桌子边歌边舞,唱起窝罗调、跳起“蹬窝罗”。这种高兴而舞的娱乐方式是阿昌族古老的文化,明朝景泰年间就有峨昌“种秫为酒,歌舞而饮”之记载。后来,在阿昌族精英们的倡议下,成为地区性的民间节日。

蹬窝罗的阿昌族男人——梁河

3、阿露-窝罗节 1993年5月,德宏傣族景颇族自治州人大常委会根据阿昌族意愿,将流行于户撒阿昌族腊撒村寨的阿露节与流行于梁河阿昌族中的窝罗节统一为阿露窝罗(节)。每年公历3月19日过节。

虽统两地统一民族节日称谓、时间等,但内容仍按两地原节日习俗过。以保留地方传统为主,同时也吸纳了对方的一些内容。户撒阿昌族派人到梁河学习“蹬窝罗”来户撒普及。发展到现在,各地阿昌族的节日庆典都增加了不少时尚文化的内容,村民们尽情展演阿昌族各种娱乐文化,展示阿昌族人的时代风采。除了歌舞外,阿昌族的服饰文化、织锦技艺也得到展现。譬如梁县的“阿露-窝罗节”庆典,就包括两大部分,一是传统文化的部分,即由活袍吟诵创世史诗《遮帕麻和遮咪麻》、集体欢跳“窝罗舞”,对唱“窝罗调”、民族器乐表演,舞狮、戏剧表演等,还要“说四句”祝福大家五谷丰登,财源旺盛、幸福安康。二是当代文化内容,不同村寨的妇女表演自己编排的各种舞蹈,他们身穿自织的民族服装,跳起民族舞蹈,展示阿昌族妇女的当代风貌。晚上,举行山歌比赛和篝火晚会。近年来,节日由各村委会轮流主办,节日会场也根据具体需要安排。

 

阿昌族泼水节

 

 

 

阿昌族泼水节——户撒 

4、泼水节 信仰南传上座部佛教的国家或民族共同的节日。在缅甸、泰国、老挝等国家,泼水节是国家的节日。户撒阿昌族村寨每年举行隆重的泼水节庆典。在清明节后的第七天举行,为期三至七天。届时,各村寨的老年人清扫和打理佛寺及周围环境,男女青年到山上采花,在佛寺旁树立高大的“桑建”树,老年男女在桑建树前举行脱帽脱鞋参拜仪式,次日在佛寺前举行沐佛仪式,之后大家才能互相泼洒吉祥之水,相互祝福由晚辈先洒给长辈,然后年轻人才能相互泼洒。第三天年轻人结队到邻近村寨中互相泼水,互相邀请到对方村寨做客,村寨内部各巷子的年轻人也会相邀聚餐,吃苏子粑粑(汤圆),气氛非常热闹,年轻人放开泼水,随着水花的飞溅,姑娘小伙偷偷的看上对方,所以泼水节是老人和年轻人的节日,老人在佛寺里休闲,年轻人在外面追逐泼水。现在村里的年轻人少,大部分又都在外地做工,泼水节不如过去热闹,尤其是在一些人口规模小的村寨,泼水节的形式也简单化。昔日高大的“桑建”树改用一枝树枝替代,显得格外简单。节日的宗教韵味有些淡化,更像是村民的集体聚会,全村人聚餐,中青年人畅饮、欢歌起舞,在醉意蒙蒙中结束。

 

腊撒阿昌族进洼节与出洼节

5、进洼节与出洼节 南传上座部佛教进入“传授佛法期”的日子,又称“关门节”或“入夏节”“守夏节”,阿昌语称“洼迫”。每年农历六月十五(傣历九月十五)开始到农历九月十五结束,历时三个月。这一期间,正直雨水连绵,秧苗茁壮生长,农民处于农闲阶段,信仰佛教的户撒阿昌族村寨沉寂、安详,人们不便外出交往和经营。佛僧必须住守佛寺潜心念经说法,供奉佛祖,打理佛寺;老年信众们必须在每月初八、十五、二十三、三十的受戒日洗澡净身,换上整洁的衣服,带着香烛彩旗、鲜花绿叶、糖果点心到佛寺里供佛拜佛,听经诵经,为全村忏悔祷告、祈求平安。受戒日忌喝酒、忌谈论女色、忌杀生、忌房事,正午12点后忌进食,老年男性信众住守佛寺过夜。无佛僧住寺的村寨,由“伙卤”(佛教信众的领头)带领信众到佛寺里念经礼佛。这一期间,村寨忌娶亲嫁女,忌青年男子串姑娘谈情说爱。

腊撒阿昌族进洼节与出洼节

进洼源于古代佛教雨季安居制度,当地有这样的传说:每年农历六月,佛祖要到西天去向自己的母亲讲经,3个月后才能重返人间。有一年,当佛祖回到西天后,数千名僧侣到乡间各处传教,他们踏坏了百姓的庄稼,百姓怨声载道,十分不满。佛祖得知此事后便规定,每年的这一期间,僧侣都不许走出佛寺,潜心在佛寺里礼佛拜佛,讲经说法。

腊撒阿昌族进洼节与出洼节

出洼节南传上座部佛教信徒庆祝走出“传授佛法期”的节日。与“进洼节”对应,也是信众迎接佛祖返回人间的日子。农历九月十五(傣历十二月十五),佛教信徒、信众完成三个月的守戒期,大家为此欣喜庆祝。节日的头一天傍晚,各家各户就到佛寺献上糖果点心、大米、核桃、南瓜、黄瓜等园子里的蔬菜水果,请僧侣念诵吉利。青年人夜晚换上节日的盛装,汇集到佛事旁集体跳舞庆祝,把准备好的表达受戒圆满结束的“竿换”树立于佛寺大殿一侧。“竿换”用一颗长十多米的粗壮的竹子做柱,顶端垂下一条十余米的白色布带经幡,经幡上用五彩绒线绣制着特有的花纹图案。

腊撒阿昌族祭拜——腊撒

入夜大家在佛寺边把各家户献上的食物加工烹饪,男青年还分头去别人家的菜地里偷摘那些留作种子的瓜果来烹饪,认为吃了这些东西将会发财,也可以去偷鸡鸭来,即使主人家发现也不能生气发火。大约凌晨三四点,年轻人敲锣打鼓到村寨的神树前、路口、桥头等地把做好的饭菜献给各种神灵,然后同一“耿”(“教派”之意)村寨的年轻人相互到对方的佛寺和佛塔供奉点心、糖果和米饭菜肴,热闹欢快的气氛通宵达旦。

 腊撒阿昌族祭拜——腊撒

节日这天清晨,老年男女换上整洁的衣服,带着香烛糖果、鲜花绿草、彩色纸旗等到佛寺里进行一年一度的最后一天守戒期的活动,平时不能如期来参佛拜佛的老人也都汇聚于佛寺里,举行圣神的拜佛、诵经仪式,并祈求佛祖保佑全寨人清吉平安、五谷丰登、六畜兴旺。年轻人们则忙着做饭做菜感谢三个月来老人们为全村人念经礼佛、忏悔祈祷、奉献功德等种种事务。在后续的几天里,同一个“耿”的各村寨老来人相互邀请到对方的佛寺里交流,相互设宴款待对方。至此,守戒期结束,受戒禁忌解除,人们开始自由活动,年轻人可以谈情说爱。大家在秋意浓浓中开始准备收割金黄的稻谷。

腊撒阿昌族祭拜——腊撒

6、烧白柴 南传上座部佛教信众在冬季里请佛祖来烤火御寒,保佑人畜不受寒受冻,平安过冬的仪式。每年农历十二月(傣历3月)举行。通常在仪式前的十多天,年轻人就到山上砍树质较白的“盐霜”树或“粘作”树来削皮晒干,农历12月14这天下午,年轻人在佛寺边把盐霜树柴块架成“井”字形,并在柴架四方和中间用竹柱固定加固。傍晚,各家各户用苏子粑粑、糯米饭和肉食祭祀神灵,他们先在家堂上烧香祭神,然后又去祭寨神,报告众神灵今晚要“烧白柴”,请保佑仪式顺利。当天晚上圆月升起后,全村老人端着放有鲜花和香烛的高脚托盘汇集到仪式地点,把几尊佛像从寺里请出来安放在柴架对面,各家的当家人和看热闹的小孩纷纷而来。大家对着佛像和柴架祭拜过后,年轻人将稻草放到柴架顶端点燃,大火燃起,老人们和看热闹的小孩们先后离去,年轻人一直要守候到深夜2点左右,柴火烧尽,才能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