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口与支系 > (三)支系来源传说

阿昌族各支系来自何方,都无从考证。但各地留下了祖先来源地的不同传说。户撒阿昌族有几种传说:

 

青龙白象

1、来自“勐撒峒”。这一传说

3、“由东方渡过怒江迁来”说。这一说法也有一定根据,怒江东岸的一些地方曾经有阿昌分布。明朝时期有明确记载,《滇略》卷九附注说:“今永昌有罗古、罗板、罗明三寨(在今保山市西南部的怒江东岸),皆阿昌夷也……”这部分阿昌乃近代景颇族中的载瓦。[1]他们有可能离开故地,辗转迁徙到户撒一带,融入与自己有渊源关系的先驱到达的人群中。

4、其他民族演变说 从历史的印迹和上述种种传说来看,户撒阿昌族是多元人群融合的结果,这些人群同源异流、异源同流。至今,有不少姓氏有祖先来自南京应天府等地的说法。还有的认为有几个村庄是傣族变的。

梁河阿昌族对于祖先源自何方,没有具体的传说,但不少人认为自己是由汉族演变来的。曩宋乡关璋村的曹姓阿昌族,其先祖坟墓碑石上刻着祖先的来源地。始祖名曹宾部,洪武二年到腾越,后到梁河关璋,娶阿昌女变成阿昌族。[2]据《赵氏家谱》记载:梁河地区阿昌族赵家,乃南京应天府柳弯村人氏,明朝随沐英征南,后人娶阿昌女变阿昌族。

高埂田阿昌族一些人家融入到汉族或傣族中,又有一些汉人与阿昌通婚变阿昌族。上世纪50年代进行少数民族社会历史调查时,高埂田村的老人回忆:梁河县勐养镇(俗称小陇川)和芒东镇(俗称萝卜坝)过去有小阿昌居住,后来变成傣族。[3]高埂田当地的小阿昌从梁河县小陇川、马茂,腾冲县的小蒲窝和龙陵县的芒达迁来,有的是汉族变的,有的是景颇族变的。 

又有四种变异,一是说勐撒峒是个坝子,位于南方靠近傣族,因国王的两个儿子争夺王位继承权,互相不和,小儿子只得告辞老国王,带领一部分老百姓离开勐撒峒。他们先后搬了七个地方,最后才在户腊坝尾定居下来。二是说,从前,勐撒峒地方有一个阿昌族国王,马面人身,样子长得很可怕,他不许亲属和部下望他的脸,谁要是当面望他一眼,就立刻被处死。这样,连他的两个儿子也感到诚惶诚恐,于是决定离开父王,搬到别的地方去。俩兄弟各带男女100人,哥哥的队伍走在前,弟弟的队伍跟在后,相约沿途以砍芭蕉树为标志。后来,弟弟到了户撒,看到被砍的芭蕉树已长高,以为哥哥走远了,就在户撒定居下来。实际上,哥哥并非走远了,主要是气候越炎热,芭蕉树长得特别快。后来,弟弟才知道哥哥就在前面不远的“崩巴”地方定居下来,即先岛人。三是说:阿昌族离开蒙撒峒时,是三兄弟,老大是先岛人,走在最前,

老二是蒙撒人(即阿昌族),走在第二,老三是载瓦人,走在最后。结果是先岛人先到,蒙撒人后到,隔了一段时间,载瓦人也来了。前面和后面的两人虽然语言还是相同的,但也不再自称是阿昌族了。四是说:佛历1576年(公元1033年),蒙撒峒有两个王子,命令山里的民族“傣撒”帮他们打猎。由于傣撒为人勇敢,射弩手准,两个王子就封其为将领带兵攻打“勐宛”(今陇川县大部分区域)的都城景宛。勐宛王“召猜列”战败,蒙撒峒的两个王子占领了此地,并说我们就在此住下了,大家各自去选择自已喜爱的地方安家吧!傣撒将领来到“勐撒”,看到这里土地肥沃,野兽多,且气候冷凉,疾病瘟疫少,非常喜欢,就在此安营扎寨。佛历 1586 (公元1043年),傣撒将士返回原住地带领各自家眷亲属 1000户到勐撒建立村寨,开辟勐撒。[11] 

上述来自“蒙撒峒”的四个说法都与“王子”有关,即王子带领部众来开发户腊撒。并解释了阿昌族与载瓦人和先岛人的共同源流及其分化原因。从语言上来看,阿昌语与先岛语、载瓦语有很多共同特点,表明这三个群体分化的时间还不久远。第四种说法与缅甸东吴王朝向云南西南部傣族分布地的侵略扩张历史有一定关联,但传说中所说的佛历1583年(公元1043年)与这一历史发生的时间出入很大,其二,时间记录不太可能那么具体准确,其三,这一时期(公元十一世纪),属缅甸蒲甘王朝崛起时期,而不是东吴王朝时期。

2、来自“胡居胡康”。胡居是“江边”之意,胡康是地名,即“胡康河谷”之意。胡康河谷位于缅甸北部伊洛瓦底江上游的迈立开江以西,坎底弄之西南,这一说法至少与阿昌族先民“寻传蛮”分布地有联系。胡康河谷长期为掸人和克钦人居住,英国人类学家埃德蒙· R· 利奇(Edmund R.Leach)做为二战时期的驻缅英军,于1939年对缅甸北部的克钦社会进行深入观察后指出:1836年胡康河谷属勐拱召帕  [12]  统治,这里的居民主要是克钦人和掸人。同时利奇还指出 “胡康河谷也有木如人之聚落”。 [13]  木如语与阿昌语比较接近,说两种语言的人群有相同的亲属体系,后来产生了分化。因此,这一传说可能与历史的真实较为接近,说明户撒阿昌族的部分人来自于缅甸胡康河谷。

3、“由东方渡过怒江迁来”说。这一说法也有一定根据,怒江东岸的一些地方曾经有阿昌分布。明朝时期有明确记载,《滇略》卷九附注说:“今永昌有罗古、罗板、罗明三寨(在今保山市西南部的怒江东岸),皆阿昌夷也……”这部分阿昌乃近代景颇族中的载瓦。 他们有可能离开故地,辗转迁徙到户撒一带,融入与自己有渊源关系的先驱到达的人群中。
4、其他民族演变说 从历史的印迹和上述种种传说来看,户撒阿昌族是多元人群融合的结果,这些人群同源异流、异源同流。至今,有不少姓氏有祖先来自南京应天府等地的说法。还有的认为有几个村庄是傣族变的。
梁河阿昌族对于祖先源自何方,没有具体的传说,但不少人认为自己是由汉族演变来的。曩宋乡关璋村的曹姓阿昌族,其先祖坟墓碑石上刻着祖先的来源地。始祖名曹宾部,洪武二年到腾越,后到梁河关璋,娶阿昌女变成阿昌族。 14  据《赵氏家谱》记载:梁河地区阿昌族赵家,乃南京应天府柳弯村人氏,明朝随沐英征南,后人娶阿昌女变阿昌族。

高埂田阿昌族一些人家融入到汉族或傣族中,又有一些汉人与阿昌通婚变阿昌族。上世纪50年代进行少数民族社会历史调查时,高埂田村的老人回忆:梁河县勐养镇(俗称小陇川)和芒东镇(俗称萝卜坝)过去有小阿昌居住,后来变成傣族。 15  高埂田当地的小阿昌从梁河县小陇川、马茂,腾冲县的小蒲窝和龙陵县的芒达迁来,有的是汉族变的,有的是景颇族变的。  16  

 

11 刘江著:《阿昌族文化史》第16-17页,云南民族出版社2001年版。
          12 “召帕”或“召发”是傣语对君王或土司的统称,召帕管辖的国家称为“勐”,这些勐有时是个别存在,有时联合成一个大勐。笔者注。
          13 【英】埃德蒙•利奇著,张恭啟 黄道琳译:《上缅甸诸政治体制:克钦社会结构至研究》第33页,台北唐山出版社,1999年版。
          14 尤中:《云南民族史》,云南大学出版社,1994年版,第385页。
          15 曹先强主编《阿昌族文化大观》第9页,云南民族出版社1999年版。
          16 “民族问题五种丛书”云南省编辑委员会编:《阿昌族社会历史调查》(中国少数民族社会历史调查资料丛刊),云南民族出版社,1983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