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昌族源流 > (二)峨昌蛮

 

元朝时期,历史文献出现了“蛾昌”或“峨昌”“阿昌”的记录,他们活动在原“寻传蛮”集中分布的地域内。明朝,景泰《云南图经志书》卷五云龙州(今澜沧江西岸的云龙旧州)说:“境内多蛾昌蛮,即寻传蛮,……”卷六腾冲司也说“境内峨昌蛮,即寻传蛮也”。

元明以来,汉文献出现的“峨昌”“蛾昌”或“萼昌”“阿昌”等各种名称,为汉文献记载中的同音异写。元明时期 “峨昌”的分布区域已经从寻传蛮分布区域内向南延伸,形成沿高黎贡山山脉两侧和龙川江与恩梅开江自北向南绵延的三条纵向分布带,即北起丽江路所辖的包括今丽江市、怒江州和迪庆州南部之地域范围,南至腾冲及其邻近的今德宏州境内,即元朝时期的“金齿百夷”地和明清时期腾越州附属的“百夷”地。《元朝征缅录》《元史•地理志》等,以及明朝《百夷传》《云南图经志书》卷六等历史文献都有 “峨昌”为这些地方的土蛮之一的相关记载。此时期的“峨昌”即唐宋时期的“寻传蛮”,它包括了阿昌族和景颇族茶山、浪速、载瓦、勒期(茶山)等支系的先民,当时这些群体尚未完全分化,仍然属一个族群。3

明景泰《云南图经志书》卷五云龙州(驻今澜沧江西岸的云龙旧州)说:“境内多蛾昌蛮,即寻传蛮,……。男子顶髻戴竹兜鏊,以毛熊皮饰之,上以猪牙,鸡尾羽为顶饰。”。明朝后期至清朝初期,由于各地“峨昌”的政治、经济、文化发展不平衡,产生分化和融合,西部的“峨昌”内部分化明显,出现了峨昌与景颇族载瓦支等近亲部落次群体。分化后的部落次群体各自西迁或南迁,大量进入今腾冲县南部和毗邻的德宏州傣族土司辖地内,与早先分布在这些地区的“峨昌”部落交错杂居,今天这些次群体的语言还有很多相同或相似之处,说明历史上他们是近亲。“而东部永胜、华坪一带即雅砻江和磨些江合流地带,不再有‘峨昌’,他们于明末清初融入到当地彝族、白族或纳西族之中。”4

3 梁河阿昌族曾经被称为“野瓦”,潞西等邻近地区的阿昌族曾被称为“囊瓦”,与今景颇族的载瓦支系在名称上有关联,这或许是他们之间的近亲关系在语言上的留存。
     4  尤中:《云南民族史》第314页,云南大学出版社,1994年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