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统服饰与传统饮食 > (一)近现代服饰

随着自然环境的改变,周边民族的深入影响,阿昌族服饰经历了一个缓慢的变化过程。从有记录的文本来比较,各地阿昌族服饰变化程度不一,户撒乡的腊撒服饰和梁河服饰变化较小,户撒乡的户撒村寨的服饰变化较大,与陇川傣族服饰基本相同。

(一)近现代服饰

《中缅之交》(影印本)记录了20世纪四十年代前后外国人笔下的户撒、腊撒妇女服饰,户撒“妇服掸式,惟头布较低,裙较短……令人一见而知系阿昌而非掸(傣族)。阿昌服制原作何状,户腊阿昌族何以弃旧改从掸式,则非所知。数哩外,腊撒阿昌妇人仍存持异制服,然亦受掸式影响不少。” 在腊撒土司家中“……始见三未嫁女姗姗而迟。短黑裙与黑上衣皆缘以红金二色锦缎细条,银饰丰盛:腕镯、胸针、耳环、腰链,不一而足,耳以上插黄金盏花。头巾奇大,亦犹户撒混种女所缠惟无银饰……”“又久之,一妇腼腆而至。仍服劳工装,裙衫皆不饰红锦缎,惟头巾出奇,乃双列式,似美国村舍自制大立方面包,倒置于头上。内有架竹,外缠蓝布,重重密密如刀条,整饬而齐正。如此束发,繁重异常”。

 

户撒妇女服装 

显然,同处户撒坝的户撒和腊撒两地的妇女服饰完全不同。户撒阿昌族服饰在1940年代就已经“弃旧改掸”,即改为傣族服饰,这很有可能是统治他们的土司推崇傣族服饰。过去,户撒土司曾娶傣族土司之女为妻,户撒坝子北端有傣族寨,傣族服饰取代了阿昌族服饰。还有一种可能,户撒和腊撒阿昌族原本来自不同的地方,服饰差异在迁入前就形成。这一时期,腊撒阿昌族服饰与当代服饰并没有多大改变。

 

 

腊撒妇女服装

《永昌府志》记载 “阿昌族生平畏湿好水,火种刀耕不暂闲,无似阿昌促处好,红藤腰束葛衣斑”。“红藤腰束葛衣斑”在当代阿昌族主体人群服饰中已经找不到,“红藤”已经被银质腰链或围裙取代,但却在长期封闭于高山,经济发展滞后的先岛人中保留下来。先岛老人还记得“我们过去穿的衣裳与腊撒阿昌差不多,只是腰间套藤蔑腰圈。我们不会织布,要去腊撒卖来穿”。直到1980年代后,先岛人服饰才逐步改为景颇族服饰, 藤蔑腰圈也随之消失。